~little child of the west wind~

~Life is a verb~

~ 约稿加Q: 412013780/私信 :) ~

与尘·5

……原来咱俩的对话如此不知所谓啊

你以为呢?话头子漫天跑,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织毛线呢

可是也不是没内容啊

正是因为还有点内容,但又没写全,所以才这样让人痒痒的难受,关键在于挠痒痒的人手不够长,并且没有痒痒挠

这不本来就是序言嘛

是序言吗?你见过如此之长的序言吗?

那这反正不是正文

那你要读你买就是了,要想在这里读完是不可能的了,你想这序都能啰嗦成这样,那这文里头该写成什么样啊?我是想都不敢想啊,真是遇见了活的唐僧

你不觉得这啰嗦就是打咱俩这儿冒出来的吗?你说人他一天讲那么多废话干吗使呢?话又不能吃,咱俩这还好呢,能录成实文让人看看,说明咱俩话里还是有内容,那要是把平常人们讲话录下来,每天晚上回放让他们自己听听,每天他们都讲些什么,那一定是非常的有趣

有趣什么有趣啊,我估计好多人就根本不敢面对真实的自己,你放他耳朵根儿那儿他自己得捂耳朵,好一点儿的笑笑说,我哪说这些话,你们肯定搞错了,模仿声音谁不会,脾气不好的估计掀桌子都不过分

不就听个录音,有必要反应成这样吗?

就是因为是实录啊,所以听着听着就又听进去了呗

看来这脾气不好的还不能随便听啊,嗯,这我得记下来

怎么,你还真打算这么干?

试试有什么不行,书都能写了

这书又不是你写的,你跟着瞎凑合什么,省的大家迁怒于你

你是说这书会引起众怒?不至于吧,咱俩说话应该不会这么气人的

我是说它接下来要写的内容

你都没看你说人家有问题

想写的不就咱俩刚才的唠嗑?

万一还有别的呢?

饶了我吧,我不想再说这些毛线事儿了

为什么毛线?

不知所谓啊

你说咱俩是不是被人控制?

这种想法太可怕了,不过我想还是没有的,我认为自己还是有我的思想自由

那这本书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就是对镜效应无始无终咯

你讲清楚点儿,别吓人,我一想到这个我就毛

其实作者就是一个人,或者说是咱们两个人

噢,你这么说就明白了,咱俩这是现说现写出来的,不过这也没笔啊

不是说了实录嘛,就一个作者

行了,知道了,咱俩是她笔下的小人儿,她咋写咱俩就得咋说,这种感觉真是不舒服

她已经给了我们充分的自由,就目前的情况来讲,是我们去哪儿她就得跟去哪儿,她已经把我们给宠坏了

你是说她得听我们的了?那太好了!

有什么好的,你刚刚不是还叫自己唐僧?

她听咱俩的多好啊,咱俩怎么折腾她都得跟着,必要的时候还得护着咱俩,你看她这就想撂笔不写了

你看清楚点儿,人家那是去喝水了

什么喝水啊,那是吃药去了

她吃什么药啊

精神药啊,要不然咱俩怎么变生出来的?

噢,原来不正常会生出正常啊

这话说的,不过确实也对,谁愿意承认自己不正常呢,我觉得咱俩就很正常

是,除了话有点儿多

话多那不是毛病,就怕那些话少的

人家有什么可怕的?又不招惹你

我不敢找他们说话啊,你想你站他跟前儿说了一大堆,他反过头了就回你一个字‘嗯’,你说这多没劲啊

噢,所以你就不敢去了?那你胆子这不也不大吗

不是你说不让太大吗?

我现在开始为她担心

怎么?她又犯病了?

犯病那倒是不至于,她就快被咱俩给惹毛了,咱俩的话题风向变幻的也太快了

那你说怎么办?怎么能让咱俩把这篇序言好好完整的结束并且尾音刚刚收住,不要那些砍枝断叶的草率行为

那既然是要好好说序,那就就本书而言是最为稳妥的了

就是,你早这么说咱俩不早就说完,吃茶聊天等着看戏去了吗

那你怎么不这么说啊?

我要是想的起来我还能不提吗?都说这么长时间了,连口水都没捞着

你不都跟我去了一趟厕所了吗?

光去厕所没水谁受得了啊,你说你又不会喝水,所以我得拉着你遛弯儿啊,不能让你轻易跑进去,我终于知道这篇序文到底为何总写不完了,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你说话有准没有啊?我怎么就不会喝水了?跟你讲我不需要你那么多水,我说你怎么老在那厕所跟前儿转悠,我一直都拉不走你呢?

敢情咱俩就是互相劝着不去厕所太过于委婉了,以至于出了这么多的文话字

你能不能别老造新词,我瞧着有点儿累,因为它理解起来啊真是不太方便

我造什么词了?

别的我记不着了,就刚才那个文话字吧,你给解释解释,省的老吊人

我看你说话更是有问题,你能不能别省,把话给补全了啊?

那也比你那老总结着说的好理解,你给解解,这文话字到底啥意思

你知道这是汇总出来的你不知道啥意思?

表面看谁不知道啊,你给往下头说说

前面以及现在咱俩说的都是文化人说的文明语话被记在了书上成了字

有你这么耍赖的吗?

那我哪儿点儿说错了吗?

看错误那似乎好像确实又没有,但总觉得有那么一点儿怪异在里面

你就别找毛了,先把咱俩这线理好了,好把这序文编完了啊

这序还有完吗?

只要你少说点儿的话还是有完的

我看你话也少不了多少,要不怎么一接一个准?

交流本来就是有来有回,不然只能叫说话

不对啊,也可以说咱俩在说话啊

咱俩是在说话,但也可以你说你的,我说我的对不上的说话也算一种,交流就不一样了,它算是汇流又分开,分开又汇流,有了一定的默契在里面

没想到咱俩还能有默契

你就别得意了啊,要是真的有默契,就赶快解决一下眼下问题

眼下什么问题啊?不就完序的事儿嘛,这个简单啊,说完这一二句,后面写个‘完’不就得了

你这一写这个字,人家还以为此书已完了呢

你这是讽我们两个人呢?

我是说这样的完结有些草率了对不起观众

那你还想怎么样?再出去遛个弯儿?然后回来在家门口来个依依惜别?那是选你家呢还是我家呢?这样一想似乎又有点儿不合适,一个进了家那另一个还在外面遛着呢,这就不算完事儿啊,这序是俩人篇啊

行了,你再这样得折腾的整本书都是序

那这书是该买呢还是不买呢?

你自己写的你不买?

那万一要是不是呢?

不是你就掂量掂量,看看适不适合自己,有没有兴趣读,读了有没有益处,能不能从中获得感悟以及人生哲学方面的问题的答案

得了啊,太深了人家都不乐意看,现在谁还乐意吃书玩儿啊?都看短小精悍的,恨不得一张纸上就几行字,大面积的留白,称为意境,又或者加上许多图,排好精致的版面,称为雅致

那照你这么说,咱们这本书还真的是没什么市场啊

那谁知道,这里头水多啊,像咱俩这样有一个不会喝水的人进去可怎么办好呢?

那就看大家都怎么买书了,你说的那些毕竟只是一部分人,还有人他就乐意未知数,不会做提前的了解,就是买来体会惊喜的感觉

我觉得此书不会让人有惊喜的感觉,惊吓的感觉倒还说不定

咱们这也不是恐怖小说啊,除了中间那么一丁点儿

我是说长度啊,简直就是经书啊

这里头哪有经?要是那也是‘连篇废话长经书’

要这样说咱俩这是费力不讨好,那咱俩就此罢工吧

那能行吗?都走这么远了说罢工?不是有头没尾了吗?

那是她的事儿,又不是咱俩的

咱俩不就是她变出来的?

原来这小姑娘会变戏法,那让她直接给变一个结局出来不就完美了么?

结局都是写出来的,不过我觉得这书的结局就是没有结局

那不还是有头没尾吗?所以说就此打住就是明智的了

咱俩要是聊不下去,直接转交他人得了,总不能扔在咱俩手里传不出去多憋得慌啊

也是啊,找谁呢?这里就咱俩人

你确定就咱两个人?都说这会儿子了连一个观众都没有?那咱俩真是太失败了

谁让咱俩这么能说,这话能绕几圈地球?

不敢接,你说怎么说话才能不废话又有意义,而且正常正经正路子呢?

只要你想你就能办到啊,你想你要是没这个心那别人从旁边怎么引导你都无济于事

那咱俩能不能这么说一回话?

其实咱俩之前开头讲的话明明挺正常,怎么发展到后来成了这样的风格了呢?

因为观众换了啊

原来说话还跟观众有关系啊

那是自然啊,每一种人有每一种人的沟通方式,你的语气表达方式在不同的人的面前都是有着微妙的差别,有时候啊,这差别太小,让你都发现不了

那看来这观众换的实在太多,而且还是大批次,以至于发展到现在就又剩咱们俩人在这儿唠着呢

那这回儿咱俩人的风格应该改回来了才是啊

你觉得回来了吗?

不知道,没有观者啊

那不有一个?

哪儿?

翻书的那个!

是这本书吗?你看清楚点儿!

往外头瞅什么?咱俩现在不就就在他手里?

噢,原来这书已经有了啊,那就有谱了

什么谱啊?

尾啊

果然观众换了,这是位喜欢留白的观

哎,他怎么撂下书走了?

因为下面段子太长字太多了

那他是怎么读到这个地方的?

随手一翻正好翻到此处了呗

就这么翻书买书啊,难怪他买不着

难道你买书的时候还会仔仔细细又小心翼翼的用手把书从一堆书中捡出来,先是前面后面的看了一下内容,顺便欣赏了一下封面的设计,默默给封面设计和编辑的审美水平打了一个分数,这个打分过程可能有点儿长,因为它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斟酌,与先前自己看过的封面做了个公平的对比,然后拿自己的审美偷偷跟美术编辑做了一个比较,小小叹息了一下,给了这本还尚未深入认识的书籍一个相对比较高的分数,说明它已经在你心里有了一席之地,然后你就四面看,想找一个少有人打扰的安静的角落,放下背在身上的东西,也不在意地上是否有别人留下水渍和脚印,坐下去双手捧起此书,用手拂一下书面上因久未有人接触而留下的岁月的尘,然后看一看封面,一个字一个字的把书名念完,然后就停下来,用眼睛上上下下的细细打量它良久也不翻书

都这样了他还不翻书?

因为他看见了一种他容忍不了的行为

什么人吃书了吗?

是有人企图翻坏书

坏书还能出版吗现在?

不是不好的书,是翻书翻得不对

那该怎么翻书呢?

当然是一页一页的好好仔细翻啊

人家就想览个大概

这人又回来了

你怎么知道?

风格换了又

看来他重新觉得咱俩有意思了

那个翻坏书的怎么办?

咱俩去给他提个醒

怎么提啊,他那么老远

你没看见是同一本书吗?

你看他还来回找人看谁说的他

噢,原来是这个人啊,你怎么确定他看的就是这一段?

这点儿没法定,不过照他的反应应该是差不了多少

那你说说该怎么说他呢?

自然是要委婉一点儿,虽然不提倡你这种没好好读就买了书的这种行为,但也用不着这么麻烦,我也就是跟你提一提,以后买书的时候最好尊重一下作者,不要随便就否认别人,你看你这大手一翻这么小一本书,你翻得慢那还好说,要是翻太快了不得把人家书给翻坏了啊?

我怎么给翻坏了?我不过就是浏览的比较迅速,至于有这么大的破坏力吗?

你看他很有理,那你到底为何要览这么迅速啊?

因为我觉得现在这些书吧,内容都差不多,你大致看看那些个书名分类,不就是怎样成功,怎样生活,怎样欣赏,怎样思考,最后又是怎样做到吗?要想分的更细一点儿,那不就是教你怎样,怎样,怎样又怎样吗?你看看这顺序是不是该这样?另外还有,就着这样的分类和书名,你觉得这目录和内容还用专门仔细看吗?你到那直奔自己需要的分类区,先大致扫一眼,然后低头掏出一面镜子,仔仔细细看了看一下自己的脸,然后再抬头看看那些书,似乎很高兴,看来是发现了点儿什么,就看见你用手指头顺着书遛一圈,不行,没找着,再遛一圈,就这么一圈圈的遛下来,总算找累了,然后放下手摇摇头,正要回头转身离开这个伤心之地,犹豫了一会儿,对找到那本书似乎还留有一丝希望,不过你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你觉得自己眼光一向挺高又很厉害,以刚刚那种找法都没找到的话,那恐怕就真没什么希望了,但是就在你真的要迈腿走人的时候,不知怎么回事,似乎有那么一种力量把你按着不让你走,你想试试吧,还怎么也迈不开腿,你的身子似乎被什么抓住了一般,然后你就全身一紧,从后背到腿那么刷的一冷,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于是你慢慢回头转身看过去,发现那里正有一本金灿灿的,似乎是闪着光的一本书在那儿等你,出于好奇你就伸手试探性的把它抽出来,走到窗口,就着光处凑近眼上去,好看清楚它上面的封面和书名,然后你的心一下就像被什么东西击中了一样,紧跟着就欢呼跳跃起来,原来这岂不就是正在印证那句关于铁鞋和功夫的话吗,于是你就像见到了亲人一样,紧紧的把它搂进了自己的怀里,嘴里还念叨着,哎呀,可算是把你找到了,你知不知道刚刚我差点就见不到你了,你说你要是早出现一会儿我不就用不着这么激动,所以我的心脏也不用像现在这样跳的厉害,你说你要是永远都不出现那我这辈子该怎么办呢?

你看他这不挺喜欢多字儿的嘛,不过你这说的也太夸张了

所以啊,现在买书就是瞄到最适合你的那本,上去一把抓自己手里,然后飞快的奔向前台付款走人,在书店你是一刻也不想多待

那有那么多看书的你怎么不说,人家为什么在书店能待下去?

他们压根儿就没想买书啊,所以我们这些买书的得手快着点儿,不然这书要是被占了去,还回来就不定时候了

人家那是斟酌要不要买书,那是怕买回去占地方

那你人在书店占地方就可以?

跟你说不着了,难道这书里头就没有一句正常点儿的描述吗?

怎么没有啊?这说的不都是正常话吗?

为什么我总觉得那么不正常?

因为你有偏见呗

什么偏见?是不是还有傲慢?

对了,就是这俩词儿

不是书吗?

是说词不是书

你是说我对你有偏见?没有啊

不是对我,是对写你的人有俩词儿,

为何呢?我没觉出来

我这不告诉你了吗?不用你觉

不行这个还是得自觉,不然他人觉不了你

你还算是有觉悟

 
评论
热度(2)
© Gather·the·ri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