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ttle child of the west wind~

~Life is a verb~

~ 约稿加Q: 412013780/私信 :) ~

与尘·4

接上文……那个地方我可不敢随便进,上哪儿去跟菩萨聊天去啊?

那你怎么知道菩萨都是咋说话?

经里头不都写着吗,古文啊,怪物都是口牙外出,利刃如电,这么可怕的地方哪有人敢去啊

没敢去的怎么还老有人往那儿跑呢?

不都说了是被锁了去的吗?你当人家跟这儿似的白吃白喝的领工钱啊

那它们也太敬业了啊,一丝一毫都不放过,是不是有点儿强人所难呢?

怎么?你觉得自己被冤枉了啊?这不还是去过吗?

我还不能提前就怕会儿,省的到时候一个不留神的摔进去,总比一点儿经验没有的好不是?

你说这个我想起来了,人家拉你去不一定就直接把你发配了,要先有位公正严明的判官来判你的罪

那要是我根本就没罪呢?

这个可能性几本是零,而且还要看你说的根本到底有多深

怎么照你这么说,这个‘根本’如果足够深的话,它会像一个大黑洞?

我说的根本是你白的时候的,你说的那是黑的时候的你

这无常黑白什么时候成了自己了呢?黑与白的到底是啥?

你想这黑白之所以叫无常,不就是因为黑天白夜变化万千嘛!

噢,原来我们从前所说的还当真是抽象出来的概念啊,不过为何要这样吓唬人呢?

这不是形象嘛,你想要是给孩子讲故事的时候难道不是要把事物拟人化的么?

你确定这是讲给小孩的故事?那你可得有的忙了

为何?

讲完得好好的哄啊,不然大半夜他起来上厕所,经过那黑黑的地方不敢再走了是为何?

那谁让这里头写的都是地狱的事儿呢?

你怎么知道那里边儿写的都是地狱的事儿呢?你又没读过

我没读过也知道啊,你看那西游记里写的,地藏菩萨都在幽冥界里住着呢

人家住哪儿就写得是哪儿?我说你没看过书吧,你还不信,你看,连人家书名都没搞懂就乱讲话,小心把人家惹毛了,真的把你给抓走了

为什么惹毛了他才来抓我?我又不是不跟着他走,你看人家用他那个大长毛笔一卷我不就跟着去了吗,真是有风度啊,我又轻,不眨眼的功夫就到了仙界去了

噢,原来你是想修仙,这个我可帮不了你

这是为何?

我沉啊,要是不沉,怎么会到地面儿上去问路呢?

问路谁不会啊,指路我更会,我都生这儿那么长日子了,哪儿还有我不熟的地儿?

我可没说是实路

那你说的是虚路?这路该上哪寻啊?头回听说

所以才要问啊

那你问的是谁啊?

自然是地里头钻出来的那个,经常被敲打出来——土地!土地!俺老孙问个路!

你这样说人家能告诉你路?

他是地神啊,怎么不能告诉我

我是说你这话不礼貌

我不就给你举个例子,当面自然不会这样说

你这不是当面一套背面又一套吗?就你这样的人家会给指路?你又不想往那仙处去

谁说我不想了?不想能找人问路吗?

问题是你问话的方式很有问题,怎么你也得对人家客气点儿啊,你以为你是孙悟空,直接拿根棍子在地上杵几下人家就出来答你的话?那真是土地出来见你也没啥事儿,万一你把菩萨从地底上请出来了,看你怎么办

哎?原来土地居然就是地藏菩萨?我怎么头回听说啊?

那你听过的是什么?

地藏菩萨不是土地吗?

这两句有什么区别吗?我看反正都一样

自然有啊,你看看上面,土地是地藏菩萨,说明土地及他的本身是地藏菩萨化成的,后面那句地藏菩萨是土地,说明地藏菩萨本来就是土地化生的

我还是感觉很混乱

我把你遛这里已经遛的够远了,知道回去的路没有?

完全不知道,仙人啊,你给指条明路吧

看见没有,前面有间厕所,你就在门口守着

我守门口干吗?我又不去厕所

刚刚厕所的问题咱俩没聊完啊,聊完了才能找到回的路

你们仙人都是这样指路的?就给一个话头子互相聊下去就行?

你要是非这么说也行,我们只要给出这个,你们的脑袋就特别的善于接住,接住后你们就会特别的想跟它说话,因为有的没的它都知道,所以这是我们散仙之人,不管你们怎样绕远,能自己到地方就行了

这跟我们自己瞎转悠有区别吗?

区别自然是有啊,你都说了,还问我要?

我什么时候有的区别?

你都说一个你和一个自己了,还不知道有区别?

这你和自己明明就是和一起使的,谁不是都说我自己?不只是我还有你

这话我看着别扭,既然单数怎成多

你说哪里是双数?

谁不是都说我自己,这句话里有问题,如果改个加个字顺序,变成谁不都是在说我自己,我觉得这样就会通顺多了

哪有你这么咬文嚼字的?谁不是就是说的简略然后明白个大意就行了,又没有让你做考题

对啊,你要是总这样讲话,就相当于老给别人出考题了

我也没怎么样啊,你看我学识又不高,研究也没深,每天工作那么累,怎么天天有空琢磨怎么出考题玩儿呢?

哎呀,幸亏是如此啊,不过像你这样的人出的题偏偏也就越难答

这是为什么啊?

因为你没谱啊,有谱的出题还能把握并且围绕住主题,你要是没谱,那你的题该偏成啥样啊?

我有自知之明,所以我就没给人家出过题,就是出了,那也是无心的,赶上巧了,算不得数

你这无心出的题都这么难解了,那有心出得让人解到啥时候呢?你觉得不算数,万一有个死心眼的人跟你这题较上劲儿了你咋办呢?

谁啊?这么爱跟人较这个劲儿?

因为他本身就比较较劲儿,所以遇上绕不动的地方,他就蹲那里死等,等别人也走这道的时候能带着他过去
可是万一他太沉人家拉不动他怎么办?
就是说啊,所以你就别蹲在厕所里面等人了,人家在你遛弯儿的时候早走了

跟你说话怎么就那么别扭啊,我明明就是在说跟你遛弯儿的事儿,怎么你没事儿总往那厕所里面跑啊,是不是水喝多了啊?

我那不是跟着你进去的吗?

我上厕所你跟进来干嘛?

我不也要去方便吗,许你去就不许人家去啊?

原来你也喝水喝多了啊

你说咱俩没事儿喝这么多水干嘛?咱俩又没生病

噢,非得生病的时候才多喝啊?

那还得有什么时候啊?

平时就算没病也得多喝水

这我可就闹不明白了,喝水是为了滋润身体,怎么还有治病的功效呢?

人家都知道怎么就你不知道?你到底是从哪个星球上来的?

我当然是地球人了,难道你不是?

我看你不是我们这地儿的

那我是哪儿的呢?

我看你啊,似乎好像看起来的确是火星来的

你怎么这么多形容词啊?

为了形容你像啊

就算我是火星人,那也用不着这么个强调法啊,好像我不知道地球语言似得

你可不就是不懂,要是你懂怎么连喝水都不知道呢

这喝水跟语言有什么关系啊?

当然有关系了,你想要是你懂语言,有人看见你不会喝水,他能不教给你吗?

谁说我不会喝水了,我不就是喝水比你少点儿吗?怎么,是地球人就要见人就教怎样喝开水?是不是你们地球水多啊?

我说你不会喝水吧,你还总否认,水多能喝的也没有多少,难道你连不能喝的水也喝了?那难怪了,你总跑厕所里待着

会喝水又怎么样?我看你也没比我聪明多少啊?

喝水跟聪明有关系?

你喝对了就说明你聪明,你要是不会喝一下子喝多了,那你就是冤枉了自己,只能哭出来了

你说这个我怎么听不懂啊,我这么聪明的一个人,你给指点指点

就是洪水呗,可不是大地一下子水喝多了

喝多了,那它也是渴急了

那它挑那些干的地方喝啊,怎么老往那些已经有水的地方没个完呢?

人家那本来不就是进水口吗

那不对啊,世界上河道有多少啊?怎么就挑那么几个地方呢?

走习惯的,方便

这让人怎么受得了呢?

那你不想想它到底为什么这么喝水呢?

为什么啊

人家那是水多给你们喝水,你们老攒着,攒出来的毛病,就跟感冒鼻子不通一个道理

你说感冒是鼻子发洪水了啊?你别说还真挺形象的,但是洪水这个事儿可是大事儿,咱别拿着个开玩笑,你想想一场洪涝灾害有多少人流离失所甚至失去生命,又有多少亿的经济损失啊

这倒说的是,这是国家都难以解决的问题,咱们再在这儿瞎操心也不顶事儿

这不是关心一下国事嘛,你想你既然生活在一个国家里,对于它的基本动向和发展情况怎么漠然视之呢?

原来你们说的爱国是这样来的啊?为了了解动向好熟悉方便自己?

这怎么只是为了方便自己呢?整个国家那得多少人啊,这是事事关心啊

那你的关心有作用了吗?

怎么没用啊?现在网络这么发达,什么事儿微信微博这么一转,人多力量大啊

那得看你转的都是什么事儿,你要是转那些具有战斗性言辞估计你就会被屏蔽掉

我为什么要转这样的言辞啊,对我又没好处

噢,看来给你好处你就有可能转啊

你怎么老跟我的网络沟通平台过不去呢?我似乎并没有得罪过你啊,难道我的水跑到你那里,而你又没有学会怎么用水,所以一直心里对我很是不高兴?

这不是什么水不水的事儿

那是什么事儿?

是怎么治的事儿

谁要治?要治谁?

国家啊,你看看这个治字,就已经深刻说明了一切问题

治字儿怎么了,一个水部一个台,哎?还真是对呢!你说这古人怎么这么有预见性呢

你说的那个还是小了点儿,我说的是治字本身说的是主体与副体之间的联系是需要协调的,一旦不协调了,它就需要梳理,衡量,分析,解释,沟通,和谐,稳定,否则这两方面就互相不对付的老是动

你算是说到点儿上了,看不出来你还是挺会刷墙的

我又没刷子,就算有那也得有油漆有墙啊

墙不是都给你了吗,那个治砖就是你的墙

那油漆呢?

油漆就是你吐出来的字儿,恭喜你把它们化成彩砖了

那成彩砖了,那就得物尽其用盖房子呗

对了,就得盖房子用,总不能垒人家前头当墙使碍着人走道儿,不然再好看的砖人家也不待见

你是说我刚刚说的那些让一些人很是不舒服?

那是自然啊,一个如此棘手的难题让你这么一分析,似乎很轻松的就可以解决,你让折腾了这么长时间的人们该怎么想呢?

问题被解决应该很高兴啊,还能怎么想?

那可未必,万一那边没动够,你就倒霉了

我不愿意想这么多深,从表面想想就得了

你这想的还不够深啊,我都快五体投地了都

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我就是就字面而言说了笼统,大概,归纳,总结,至于里面的水有多深我就没敢进去试了

原来你是在藏东西呐,这招好使,你教教我呗

这有什么好教的,只要你胆子够小就行了

人家都说胆子要大些才能做事情,还是第一次听人说要胆子小的

一个人在适当的时候当然要胆小一点儿了,不然什么都不受约束的话,别人就会很危险

你是在说守法的事儿啊,那倒是,但我说的是别的事儿

就算是别的事儿那也是在法律之内的事儿

平时看你话不多闷闷的样儿,真到这种辩题上,我还真是说不过你

谁说让你辩过我了?咱俩又不搞竞辩

反正我是说不过你,你就放过我好了

没想到你平时嘴皮子挺溜的一个人,竟然会说不过我一个闷人,谁听谁信呢?

这不咱俩听,咱俩信了嘛

可不可以换个话题?这个我听着怪累的慌

咱俩有过话题吗?

没有那前头都说了些啥?

前面望去全是散点,话题到底是什么已经被打散了

我觉得话题应该是关于这本书

对了,我有印象了,说了这本书是怎么录人说话来着,我们自己还不相信,于是就自己说了这么大一长遛,结果发现证实确定了,这本书果然可以录人说话,这不你看,字全在上面写着吗?

你确定不是你翻着读着念的?

读本新书能这么熟练?

万一你早买了呢?

那你肯定也早买了,不然你怎么也这么熟?

这还真是出了鬼了

你别说它,已经下午了

为何下午不让说?

下午快到晚上了啊,白天不说人,晚上不能说鬼啊

那你说说什么是它啊,你这么害怕,是不是你见过啊?

就是看不见的那种啊,因为看不见,所以就令人悚然

那既然看不见你怎么知道它确有呢?

我不知道,反正都这么说

怎么我听到的都是根本就没有呢?

我看你还是信了

我信什么了?

信我说的了呗,你看你话里还有没有那个字?

我不说那是表示一下尊敬

那不还是的啊,你要是不相信那你尊敬的是什么?空气啊?

要说空气那还的确需要尊敬,没它怎么呼吸呢?

那你是害怕了

难道那个字就像是伏地魔?谁提谁有难啊?

你还挺新潮,你看的电影还是书啊?

你不是说你怕字儿吗?我不提主要是为了照顾于你

哎呀,我应该早点儿想到啊,你这么好的一个人,怎么能会有意欺负我呢?

原来你刚才是觉得我逗你呐?

你明明是在吓唬我啊

我并不知道你怕字儿啊

我不是怕字儿,我是怕它背后的含义

它背后的含义就是无,你知道这个就行了

难道看得见的有,看不见的就是无了?

那不然呢?

看得见的有底,看不见的没底儿啊

什么有底儿没底儿的,你是说着不着地儿吗?不过你这么说倒也对

我怎么说什么都对,就那一个字我怎么说你怎么就觉得不对呢?

因为它根本就没有啊

没有它怎么出这么一个字?字不都是从形抽出来的?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那是不是我藏起来让你看不见我,我就成了你的那个字儿了呢?

这能一样吗?我明明就知道有你,你就是跑到天涯海角去那也是有啊

那要是你不知道有我,而且你又看不着我呢?

至少我知道全球都有人类啊,所以就算看不着你,不知道你是何人,那也不会想到偏地儿去

原来你也知道那是偏地儿才有的字啊

你还是别说了吧,越说我越觉得瘆得慌

怎么样,我说不能说这个字儿了吧

行了,你赢了,别在这儿显摆你的学识了

这算什么学识啊,只不过就是想了个其他人不怎么想的问题就是了

你还挺谦虚,不过这书该怎么办呢?

你会买这么一本不知所谓的书?

原来咱俩的对话如此不知所谓啊

 
评论
热度(2)
© Gather·the·ri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