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ttle child of the west wind~

~Life is a verb~

~ 约稿加Q: 412013780/私信 :) ~

与尘·3


接上文

……怎么,你还想让我去遛弯啊?不行,这回我可得拉着你一起,省的我再找不回来

我可不敢跟你去,万一咱俩一块儿找不回来了怎么办?

怎么就找不回来了?这又不是外地,咱俩都在这儿住多少年了

那你还要拉我一起去?而且还要对我说方言

这不俩人它方便吗,你忘了我是外迁过来的?怎么就不能有方言?就算我没有,那对于我来讲,你们不也是带着方言说话的吗?

这有什么可方便的啊?难道你要跟着我去厕所?我们说方言都听不出来,你们讲的反而能听出来

这倒是新鲜了,你们能听明白我们的,却听不懂自己的?还有我干嘛跟你去厕所啊,我又不是个女的

这是自然啊,你想你一出生就待一个地方里面滚来爬去的,这里人怎么说话门清着呐,那跟人家说话的时候哪儿能天天惦记着这是我们的方言——

方言到底啥意思?

就是地方话

我还是不懂

地方话你不懂啊?

我懂了就不缠着你了

那你为啥老缠我呢?

你比他们讲的清楚啊

你怎么知道人家讲不清楚?你又没去听

太远了,够不着啊

你怎么知道我就离你近?

听你说话我觉得很暖和

难道说近的声音让人暖?远的声音难道就会有冷吗?不过现在我们是在打补丁,前面的话还没有被补充完整,如果补充好了我们依然能够记得这句话,那就是说明这个问题很重要,需要我们继续想,如果后面没有升起这样的疑问,那就说明这句话也许它是留错的地方,平时思考问题的时候要多注意分辨,哪些是需要立刻着手思考的或进行的,又有哪些需要放一放,也许放过之后反而更加容易发现真相

你听,这谁的动静?

是个女的

不会是刚刚想跟你上厕所的那个吧?

人家一女孩子哪能跟你说的那么没羞

也是也是啊,那我们现在可以继续上面的问话了吗?

你说的是哪一段?方言那段还是方圆和地方的那段?

这有什么区别吗?

等等等等,你们这儿到底多少人在聊天?

我怎么听着像群口相声啊

有会说的,也有不会说的,你看那一大堆总结,要是相声都这么说,底下准得都睡过去

你听对了吗?你就说人家不好?万一你听串了线儿一下子跑到别台去了,还觉得人家在说没边儿的话,人家的冤屈你去给人家洗啊?

算了,反正他在那头又听不见

人家那是个女的,你跟着瞎掺和什么?

女的读的这么深?以前我一直以为她们都是在水面上飘着的那种,会跳舞的那种

你的这种那种的到底是哪种啊?所以你刚刚起了个邪念,就想跟着人家去厕所啊

谁说我要跟厕所里去了?我要是真喜欢她,我顶多在她家门口天天踩点儿,等她一出来就冲上去,不是假装摔倒,就是假装掉东西,反正那些电视里的求爱经历我全都给她演一遍,她要是喜欢上了我呢,自然是很好,那她在我这样百折不挠的演绎下,仍旧不喜欢我——

那你会怎么样啊?

我就把头发剪了,从头再来呗

噢,我还以为你要继续追人家呢

我就是再耐心,也得被磨没毛了啊

你不是说你没头发吗?

我什么时候没有了?你看我像没有的,那个是我谢顶了

你都谢顶了,还剪什么头发啊?

这不是没的不够匀称吗

你这不是追女生追的压力太大了吧?至于你这么辛苦吗?你这得多喜欢人家啊?看你这些办法我都替你累得慌,你就不能用点儿正常一点儿的办法?

什么办法正常啊?就那些见面含蓄的眉目传情,这时候可巧的从怀里掉出一本书,因为对书籍的爱惜,两个人十分默契的同时伸手想去捡,一个不小心两人的手指触碰到了一起,然后他们同时撇开眼睛不敢相互看,最终男生替女生捡起了书本,直起身轻轻拂去上面的灰尘,递到女生面前,女孩子把一缕散下的头发别到耳朵后面羞红了脸,从男孩手中接过了书抱在胸前,生怕再次弄丢了它,然后在洒满晚霞的小路上,两个人的影子越拉越长,这条熟的已经不能再熟的路今日显得格外的长,你看看这种方法行吗?哎——你怎么哭上了,这是我袖子!我是不是说中你曾经的伤心事了啊?

那倒没有

那你怎么就哭成这样了?

千金难求啊

你想买东西?你不是刚刚退了吗?噢,你买错了?买不着?知道了,你买椟还珠了,所以你这刹儿又后悔了,所以你把鼻涕眼泪全抹我袖子上了,这珠子我没买走啊,再说我根本就不知道你上哪儿买的啊

不是说珠子的事儿,不过也跟珠子差不多了

什么差不多啊?眼珠子?弹珠?球?还有啥?

不用多了,这几个就够使了,不过最主要的是还是后两个

后两个怎么了?球和还有啥?这俩有什么深意吗?

有可能我们俩的着眼点有些不一样,我想的可是童年的幻想

噢,那怪不得,这里可不止咱俩,还有那么些听着的,自然一个人心里一种滋味了

那你说说你想的意呗

就是民国那会儿,都围个大围巾,女的围红的,男的围灰的

这就没了?

对啊,前头都讲过了,还想再重听?对不住啊,我这人忘性好啊,重复的话我讲不出来,你看看平时人说话哪一个是背出来的?

我还以为你就是背课文儿呢,以你的水平能写出这样雅的文来,我是深表同情

你先别同情我,就你说话的这个颠倒法,也得好好让人给你治一治

你来帮我治啊?那没毛病也得治出点儿毛病啊

你就那么信不过我水平?

也不是信不过,就是心里边儿没谱啊

是我治你又不是让你来治我,你有谱没谱的没关系

不行啊,你得让我能信你的谱才对啊,你想要是一个病人他老是收不到医生的谱,那他俩这曲子还能不能奏下去了?

医生是为了开药治病,又不是搞文艺的,没事儿他谱什么曲啊?

你以为真让医生去谱曲啊?我说他谱曲不就是指他开药方子吗?你说他把那个药方子画的跟抽象画似的,人家每次取药还得现做一次审美练习,你说这医生是不是非常的有才?不仅传本门的谱,连他门的谱都能创作,而且还是一挥而就,肆意洒脱,这样的阳春白雪,让我们这些下里巴人该怎么办呢?

还笑我不会用词语呢,你这句子里头就没有点儿错处?

就算有点儿错处那也是小错误,你说的那个可就是逻辑性的问题了

得了,咱俩这弯儿遛的也差不多了,这就打道回府吧,省的再想出点儿什么别话来,再往前头啊,小心真的找不到回路了

人家都说不走回头路呢,怎么到你这儿就成了回头才能走路了呢?你这么不会绕路啊?

你不是说要把头发剃了从头再来吗?那咱们该怎么从头,自然是要回原点去去头发啊

我觉你话非常有问题

哪有问题了?你这半文半白的话就没问题?是不是借着大家看不懂的缘由在哗众取宠啊?

一看你就没学过语文,要是你这样就把你提溜到考场上去,你这阅读理解的分数该是几才好呢?

我实在是不知道你说的问题在哪儿啊,我上去又读了一遍,并没有发现啊

你看,他这一个错还不够,还得再出一个

那你跟我说一个你觉得对的话我听听,你别在这儿瞎点化人

成啊,就是我把你说的话改对以后,你可别找缝钻进去

至于这样见不得人吗?不就错了几个句子

你看他老是这么倒着走,难怪人家老觉得他没走对,因为他老是撞着人啊

噢,原来你是在说我说话总是在说倒装句啊,那这跟撞人又有什么关系啊?

你老跟人家逆着来,人家能不烦你吗?烦你就会想抓你,抓到他就想转你,每个人转人的方式不一样,你想你得要受多少磨难啊

原来那些字又出来抓人了啊,这回我可没偷它们吧?怎么就这样追着我不放呢?就因为我说了几个倒句子?所以才被这些字链子锁住不让我再动了啊?可我总不能不说话了啊?就算不说我只要长着脑子,那它里面就会有念头啊,我嘴不动它们一动,不用我嘴说它们就会自动播录

所以啊,就是为了锁你的念头,你以为黑白无常是干嘛的,真是锁你的魂魄的吗?

噢,原来我们平常说的白无常,黑无常来锁人不是去地府啊?我还以为人走了都得经过它们住的地方呢

确实得经过啊,不经过你可走不动

这是为何呢?我又不想从它们那里走

你不想走也得进去看看,看够了你就会想着该怎么逃出来了,不然你还一直觉得那里头挺好玩儿呢

我什么时候觉得那里好玩儿了?我压根儿就不想进去看,是你说的那俩无常非拉我进去的

这两位无常又不是我变出了的,你这么瞧着我也没用啊

那它们是谁编出来的?为何要用这招吓唬人?

这样讲好懂啊

我觉得一点儿都不好懂,而且还特吓人,你想大家一听到这二位的名字立马就会想逃走,哪里还有心思去解它的意,理会它好懂不好懂呢

你为何要把他们都当做实人?那阴森的地方它也不一定有,万一那只是一个抽象出来的一个概念呢?

那你说它是从哪儿抽出来的?究竟是谁这么有闲心抽出这么个概念来给人听

这个啊,我可说不准,说不定就是菩萨想出来理人的呢

菩萨拿这么个概念来理人?难道我们不用这个概念说话,菩萨他就不理人了?那他得专多深啊,而且精的我们没话说

哎你还真是说对了,就有这么个专菩萨,就待那儿深里头等着你

我知道你说的是谁了,就是那个地底下那个跟他们住一起的,还有个神狮子,老趴地上不动,不知道听什么,你说他们这是在听什么呢?

人家那是在听你有没有心脏病

我经常查体啊,大夫说我身体好得很,没毛病

身上没有那心上头就不一定了

你看我天天这么乐呵的一个乐天派,能有什么心的问题

所以啊,你看不出来,菩萨能看出来啊,看出来了怎么跟你沟通交流你的病情呢?他一下子跟你说全了吧怕时间不够,你也一下子接受不了,所以自然是抽出其中一种举个例子跟你说明,要想跟你表述的清楚一些,就加些比喻,借物等等文学修辞——

我知道了,你说的那是地藏经啊,原来这部经说出来是在讲心脏病的啊,还有这菩萨为何用经理人呢?难道他太古了,平常话他不会说?

这地藏经怎么莫名其妙成了医书了呢?你是怎么知道菩萨不说平常话的?难道你跟他说过话?

心地心地嘛,心上有域也有狱,你都见过菩萨跟他聊过天儿了,这点儿见闻能不知道?

那个地方我可不敢随便进,上哪儿去跟菩萨聊天去啊?

那你怎么知道菩萨都是咋说话?

 
评论
热度(2)
© Gather·the·ri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