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ttle child of the west wind~

~Life is a verb~

~ 约稿加Q: 412013780/私信 :) ~

与尘·2


接上篇

原来你还在就这个说我呢?我还以为咱俩换话题了呢

是啊,是换话题了,本来也没想回来,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啊,就又绕回来了,不知道是哪阵风儿啊这么能吹,哎?是不是就你刚刚放跑的那阵啊?怎么没听见风声啊,怎么就那么鹤立呢?

你这说了些什么东东?我压根就没找着你点

噢,原来你是说东风,我说怎么一会儿箭啊,一会又火的,你就不怕引起火灾?

谁放火了,我又没那么大能

原来不是你放的啊?那谁放的,而且还挺高兴,你说人那儿都火上了,你们就别幸灾乐祸的跟着添火了,你看看那边儿,人家多懂事儿,人就猫在那黑影里头不凑合

这懂事和不凑合都好懂,那个猫着的是怎么回事儿?

人在那儿是为了取黑啊

啥叫取黑,是不是在说那里很黑?

你说的那个是黢黑,是形容词的一种,我说的那个是取黑,那是一个动词

那这个动词它表现的是什么动作呢?

就比如你吧

我?我怎么了?我难道去取过黑?这事儿我怎么不知道啊?

你怎么一点儿都不通气儿呢?

我鼻子没鼻炎啊,除了有病感冒的时候

我说吧,你就是不会转,除此以外,别地儿都挺好

我怎么不会转了?谁不会转两圈,虽然转的不专业,但是转几圈下来还是可以勉强站住的

我可没说让你真转圈,也说让你原地转,更没说让你待着原地,一只脚踮起来,另一只脚抬起来至九十度左右,然后放到另一只腿的膝盖往上一点儿的位置,那么画着圈的像圆规那样的转

你说的那个不叫圆规,人家那是芭蕾

我知道那是舞蹈,可我就是不明白

你有什么不明白的啊?

他那舞就舞吧,为什么还要加上脚呢?

不加脚那还能跳着舞吗,跳不了那是舞蹈吗?

舞蹈也不一定非是跳出来的啊

你见过不用跳的舞蹈?

怎么没见过

你快给说说,我听着都新鲜

你听着新鲜那不奇怪,因为你这个人就一点儿也不新鲜

你看你这话说的,你让大家听听,他这话里头是不是老有新鲜在里头

那可不是吗,谁让你这么鲜闻呢?

我还闻着好闻?你不都说我不新鲜了,我怎么还会好闻呢?难道我是臭的那种?臭的怎么会好闻呢?就新鲜这个话题上我得再给你加一条

你看你这人,他认死理儿,要是你真的想知道哪有臭的好闻,那我也能给你说出来几个

那你说出来听听

就是那种发酵的

发酵的是什么?发酵的可多了,谁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东西呢?

诶?怎么又改西风了?

我什么时候说西风了?这又不是秋天

那你怎么变风向?现在几度?

今天就没风,你问几度干嘛?

没风它起什么火啊?难道诸葛亮他老先生复活了?还是他不知怎么摔了一跤,稀里糊涂的穿越了?还是他其实一直都没死,跟老子俩人手牵手隐居在山林子里头,一会子一开关,等发现这盘棋实在是让人看不下去了,把他们气的从林子里头钻出来说,得了,你们快别演了,我来帮你们列兵,那边,你们快住口,你们这样喊,到底是想宣啊,还是选啊?

没听说过,你这话实在是让人接受不了,我看你在这儿讲这么半天,台底下一个笑的也没有,而且恰恰相反,你没发现他们都在用怪异的眼光看着你?

他们为什么这样看我,难道我长得很怪异?

不是长得怪异,是你刚刚的举止行为实在是让人模仿不了

我不过就是讲过笑话,又不用你们模仿,噢,你们是想学笑话

就算学也不找你

为什么不找我,难道我说的不好笑

我们都不知道你说的内容,怎么知道它好不好笑?

那合着半天我刚刚说的你们都没听见??那我可真是白说了

也并没有白说,我看有些还是笑了的

这不,看看,我的笑话还是有点儿效果的啊,为什么你说不好笑呢?

那边笑不是笑你笑话的内容,就光看你这个人就够可乐的了

我有什么可乐的,我长得又不好玩儿

一个人可笑不可笑,跟他的长相是没什么太大关系的

原来你们觉得我可笑,我可没招惹你们啊,凭什么就这么说我?

难道你就没有半点察觉,刚刚在你的行为上有很大的问题在里面?

我怎么有问题了?我那么清醒?我看倒是你,连吃饭都不知道怎么吃

那个咱们先不提啊,先就你的行为方面的话题和存在问题咱们得说的清楚点儿,这次要是没教好你,把你从深处解救出来,万一解救的不及时,修整的又不够,给你烙下什么不好的印记在你身上,到时候你一个不小心,被人家看见了,到时候你想洗你也洗不清

你看你,严肃这样儿,不就开个玩笑,至于说的那么认真吗?

不是说那个笑话有问题

怎么没有,我看就有很多问题

这是谁说话呢?有本事你上来讲一个,你看,又不敢出声儿了,我就说嘛,这取黑的说话都一样,从来只能躲着聊,你要让他站到光面里,保准他嘴就张不开,甚至他会打哆嗦,连站哪儿他都得想的很痛苦,好不容易想好了往那一走,保不住还能拌一下,所以他就倒地上穿越了

你看你这人有这么一个问题,就是原本跟你聊着这个,不知怎么就能蹦到另外一个上,而且,还衔接的挺好,你的这个本事究竟是打哪儿学来的呢?

哎?原来我还有这么个本事啊,你要是不告诉我啊,我还真是没发现

你以为我这是在夸你呢?

那你要是不夸我,是在损我啊?有拿本事损人的吗?

你没听出我什么意思?

我要是听出来我还用问你吗?跟你说你这人不会转,所以你才瞧不惯我们这种能转会转的

你不是说那是舞蹈吗?而且你说那是不用脚的舞蹈,原来这舞你会,你给大家来段看看

我不会这舞,但是我见过

你在哪儿见过?别跟我说你要讽刺残疾人

我怎么会做这样的事儿?我这么高尚的一个人,你要是这样想我,那这毛病就是原来你身上有的,然后你自己还不知道,而就是因为你不知道,所以在你说话的时候往往就会不自觉的往外带,就算不是你喜欢带的,那也是它跟着你来的

不就是一个看法想法说法,它又不活,怎么就能跟上人了?

因为它特别喜欢人,看见人就像见到亲人一样的缠着你,所以你走多快它就跑多快,而且你往往就会跑不过它,因为它会飞,它又很有磁力,要是你跟它的磁力一相合,那它就飞快的跑过去抱住你,说求求你,带我走吧,我不想待在这里,我就觉得你那边儿好,他那边有了,而且有很多,他不想再要我了,甚至在想把更多的我们丢掉,于是我们没有地方去,没地方过夜,没地方取暖,所以我们通常会聚在一起,在一起时间长了,慢慢就好的像一个人似的

照你这么说的话,这些法它能成人?

法自然能成人,不过就要看,它成的那是什么人

你给解释解释

你想这法可就太多了,什么想法,看法,听法,用法,行法,站法,走法,坐法,乘法,除法,加法,减法,法法

你等等,前面那一大段先不提,最后那个俩叠在一起的那是怎么回事儿?你这是教小孩呐?什么加减乘除,我才反应过来,还以为你想做什么大文章呢

文章还有大小?我怎么就知道长短和丰富这两个?

那要照你这么说,那还应该有深刻,专业,学术,感人,曲折

行了行了,你就别显摆你那点儿知识了,就这些也弥补不了你的外在

我有内在就行了,还要什么外在?

你不要外在那你脸在哪儿?

我脸当然长头上啊

你不没头吗?

谁说我没头了?

怎么?就这么一会儿前面说的话你就忘了?噢对了,我想起来了,你说话没加脑子

咱俩什么时候在哪儿加脑子了?

没有吗?那就应该在后边儿

怎么后边儿要说的话,你这会儿就知道了?你教教我,我也想知道知道怎么未卜先知,知道别人后面说什么

这还不简单?你往后翻翻不就知道了吗?

翻什么?

书啊,就这本儿

你刚刚不是还说人家写的不好吗?怎么这会儿就用上了?难道这书里有什么关于占卜的秘密?

不是占卜,它就是实录

实录怎么写?还你是说,这书它能知道我俩在聊的事儿?那它还是书吗?你确定这不是苹果?

你别来回看了,你瞅瞅这不就是个纸书

纸书还带录音,竟然有这么神奇的书?

不是它录的

那谁录的?我没看见摄像机啊?它这回又被藏哪儿了?

这还用藏吗?你这和我这就都有,就更别提她那了

我怎么越听越糊涂啊,怎么,这摄像机是你带来的?那你把它拿出来我瞧瞧,看你刚才咱俩说的这段有还没有

谁跟你说我带了?我那只是举个例子,说明的是这是一本纪实文学,而不是其他那些乱七八糟的散文小说

这些书都怎么招惹你了,你说人家乱

不是它们招惹我,明明就是我招惹了它们

怎么书还能够被人整?

你想,要是那些写书的不是那么很认真的负责任的去写书,那么跟招惹人家又有什么区别?而且招惹了你要是没来的及跑,被它给撵上了,那你可就得小心着点儿了

书又不能吃了你,你怕它们干什么?

它是不能吃了我,但是它的字却是很能吃

怎么?字还能够吃东西?

它要是不会吃,那它又是怎么吐的?

你能不能说点儿人能听的懂的话?

我说的这不就是人话吗?你怎么就听不懂了呢?难道你跟我是两个地方来的,有方言?

谁跟你是俩地方,咱俩又不近,能有什么方言?

这都不近了,还能没有方言?那你的语言处理水平可真是太大了

你给说说,我的语言处理水平你是哪看来的?莫非就是你说的俩地方和方言的事儿?可这俩也没你说的那种关系啊

不近和方圆能没关系?只要你能住不近,你打那儿出来以后,大家一致的认为你有方言,刚刚明明是你在讲错话,不信你往上边儿瞧瞧

好像还真是的啊,我哪儿蹦出这么一句来啊?

那要是我也不知道呢?你就打算耗在这里不走了?要不要吃饭?要不要睡觉?最重要的是,要不要喝水,要不要上厕所?反正你自己的生理方面的问题你究竟想怎样解决一下?而且还不打扰别人

为什么不能打扰人家呢?怎么我一动就会打扰别人吗?

因为你想问题了啊,而且想的还特别的入神,以至于旁边有人走过来跟你一起看天都不知道,所以我说不要打扰他们,一旦你一低头发现全是人,那你一只脚踩不稳不就一下子掉地上了吗?

我不就想了‘地方’跟‘方圆’这俩词,你也用不着绕这么一圈只是为了来讽我吧?

能被讽那说明了你有被讽的价值

怎么你这是认为我的价值观有问题才开始讽我的?我怎么一直都没发现呢?

所以啊,这俩词究竟是什么意思你就通不了

这俩词到底怎么了,我通不了?

一个因为它形太远,一般人他够不着,而就是因为它地方远,所以它就很少人,于是它就画上线,取个名字叫方圆,百里以内都是它的圈圈,方圆里面总有地,地方里地多方圆

你能不能别转悠你的脑袋,我看着眼晕啊

我看你啊,就是因为学得太好,所以脑袋才被固住了

你不要总是想着用讽针扎人,你先给解释解释这俩词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两个词的意思还用我再说说?以你的学识,还不是件特容易的事儿

可我是怎么也没看懂你这特立独行的表达方式

这算什么特例啊?我就说你没跟上过吧,这样的例子,现在已经一抓一把了都

你说的这些我怎么没听过呢?你说咱们两个是不是生活在俩世界啊?

你才发现啊?我从刚才就一直都在告诉你这一点,可你就是怎么也反应不过来,我都开始怀疑自己语言的表达能力有了问题

真的很抱歉,给你的精神上造成了这么大困扰,不过你说的每句话我明明都懂啊,怎么搁一块儿排上序就那么让人难看懂呢?

这回发现你的不足在哪儿了吧,你这人就是不会转悠

没事儿我遛弯干什么?我还打算在这儿等你说个解释给我听呢

大家发现了吧,这人也不是完全不会转,他就是老找不着点的转,而且还是不明方向的乱转

那既然你能转挺好,那你就教教我,听话说话的时候都该怎么转,才是找对了点,又有平衡感和方向感,既匀速又能快,快了还能慢下来的转法,给开个大门呗

你这人这不也挺有懂的啊,刚你是不是假装糊涂的考我呐?不过说前面我还凑合,就最后开大门的那个啊,可是有点儿吓人,我不敢讲

这门有什么不敢开的?难道你出门回家的时候都不用开门?要是你这种说法啊,那是够吓人的

我说的不是不开,而是不敢开

噢,那你是看小说看进去了吧

是吧,我就知道有人跟我有同感,不过那小说我还真没看,你快给说说,叫啥名?

我说了你就能知道?你这么不爱看书的而且还特爱给人使绊子的一个人,还特别爱挑别人的刺,你能知道什么小说啊?

那可不一定啊,就算没看过听过也是啊,而且说不定我还真从哪儿看过呢

你不是说因为没看过,所以不知道,然后才让我给你说说书名是什么的吗?

你说出来我不就知道了吗?说不定我就还真看过,而且还真知道呢?

那你要是真看过,那还用我说给你?你就算是忘了,那你忆忆不就想起来了吗?

我都忘了它是什么故我还能知什么意?

那你不知什么意为何还要说知道呢?

你不是说很恐怖吗?

我什么时候说很恐怖了?

反正你说是特吓人

就算它是有些吓人,那也是让你说的,怎么还想把它往别人身上推呢?

我只是说我不敢开那个门

你说的到底是什么门?这样让你担着心?难道这扇门它有问题?

不是说门有问题,而是门法有问题

你讲的到底是哪儿的话?怎么老跟人家不一样,不仅不一样,而且还老倒把这来

我话怎么不一样了?要是不一样你怎么答得出来?难道你也有点儿不一样?

我说不过你啊,你就直接告诉一下我,门法说的到底是什么?

门法你不懂啊?

我懂还问你?

你顺着那字想想看

那你是让我顺着字想啊,还是倒着字想啊?

什么顺着倒着的?我就是让你想想字

就是因为我要想字,所以我才要问问你,想的顺序它该是什么

你怎么老倒腾这种事儿,这正着想和倒着想它不一样吗?

这哪能一样啊?正着想那是要讲门法,倒着想那是在讲法门

你这说的是字的正倒啊,我说的可是想法的正倒

怎么,这门法都还没解释,又出来一个想法?

门法还用我解释?你就不会想一想?

我怎么想啊,我连顺序都还没搞懂

没搞懂你学啊

我怎么学啊?又没这种老师

谁说没有了?

那你给介绍个

还用特地介绍吗?这儿不就有现成的吗?

谁啊?你啊?你还真会抬举自己,不过想也对,既然这个法是你说出来的,那的确有你来说最合适,那你先给大伙说说,门法俩字它到底应该怎么写?

你们为什么总揪字呢?人家字原本在那儿待着好好的,你非得老跑过去揪人家一下,揪一下还不够瘾,还得多揪几下,揪到最后人家实在是受不了了,它就开始追着你报仇

它就是个字,怎么找人报仇?

你看,你被它给追蒙了吧?

我怎么蒙了?我又没被打

就是因为你蒙了,所以你才不知道自己曾经被打过,而且被打的力度和速度还都很迅速,以至于你都没有感觉到什么就已经被打倒在地上,醒来后,还一边儿摸头一边儿念叨着,我什么时候到这里来的?怎么还趴在地上?好像头还有点儿疼,不仅疼还有点儿晕,从地上爬起来看看周围,好像地儿还有点儿偏,一个人也没有,所以你又开始念,我是跟着谁到这儿来的?怎么没瞧见人呢?难道他们觉得我太笨太难带,带到这儿就扔下我不管了?他们怎么可以这样随便的就抛弃别人呢?

我有这么傻吗?我随便跟人走

你是不傻,就是不聪明,不然怎么就跟着字儿跑到偏僻地儿上去了?

噢,你是说我揪的是个生僻字,难怪它对那地方那么熟呢?

不一定生僻字才知道哪里有偏地儿?那些正常的字儿它更能知道

为什么正常字就更知道呢?它们不是都在走那些正常的道儿?要不它怎能经常遇到人呢?

原来你刚才不是人?它们之所以都在正道上待住了,就是因为人家想被人家认出来,主要还是会规避,你想只有它们会规避,才能知道该走哪儿停哪儿,该往哪儿里探探头,瞅两眼,看看里面能不能救,要是能救它们就自然进去拉那个被打的人出来让他自己醒醒神,必要的时候就给他扇扇风,冷却一下他超速很久的大脑

干嘛让人家自己醒神儿呢?它们带着我们一起回去不就完啦吗?

人家就那么几个字能够把你拎起来带走?要是照你这样说的话,你应该不是一个人,你首先需要了解到这一点

我什么时候不是人了?我又没办坏事

那你怎么跑偏了?

就算跑偏那也不能叫坏事儿啊,顶多也就是走错了路

看你这话说的,走错路好像十分不要紧,那怪不得你老被追

我不过就是走道儿走错地儿,又没有去做什么坏事,看你这话说的,好像我是老鼠变的,老偷人家东西,而且还让人一抓一个准

你不是偷字儿了吗?提到你被抓这件事,我的确应该深刻检讨

你检讨什么啊?又不是你让我偷东西的——不对啊,我也没偷东西啊,又是你把我给带进去的

不都说了你偷了字被我看了个正着,而我这人嘴里藏不住话,于是你的逃亡生涯就此开始了

我什么时候偷过字啊?我又不吃它

噢,原来你是饿了才吃字啊,字还能吃吗?还真头回听说,你这不也挺有新闻的嘛!你快给说说字是怎么个吃法?用不用剥皮?吃它之前做需要什么准备工作?

这也算是新闻啊,是个人也知道字怎么吃,你没听过那是你基础没打深,要是你打的深了自然就知道我说的是哪儿四个字

你果然还是偷过东西啊,还一偷偷四个,难怪人家要追着打你

我不是告诉你了,我不吃字儿,你怎么还说我偷吃呢?

不偷那你揪什么字,你既然揪人家了,那就说明你有偷心,至于你偷来到底要干什么用那个我们可就不知道了

原来你在说我之前揪字的事儿啊,这事儿不早就已经过去了吗?

是过去了,但是你又退回来了

我什么时候退回来的?我又没买东西

只有买东西才能退吗?

那还有什么能被退啊?

你要是说被退那可就多了,不过这退与被退之间还是很有关系的

这不都是在说一个事儿吗?一个事儿里还能有什么关系?

一看你就是认死理的人,你就不能琢磨琢磨?

我就觉得没关系你非让我琢磨出点儿关系来,你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原来这样就难为你了啊,那你这人也太不会变通了

那你说说退与被退有什么关系啊?

怎么老是让我说给你?你就不会自己转转?

怎么,你还想让我去遛弯啊?不行,这回我可得拉着你一起,省的我再找不回来

 
评论
热度(2)
© Gather·the·ri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