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ttle child of the west wind~

~Life is a verb~

~ 约稿加Q: 412013780/私信 :) ~

梦出一颗星球

亲爱的朋友们,心会让我们走着走着就靠近了

下面所写的文字,希望在自己能力范围之内可以最大程度的接近于真相
不在有益于大家的时候领瓜子,灯光和电网
如果看到它会让你有气球,请果断避开不要让它传,也请别让它留自己手里去自爆,不要眼睛总是在瞅着别人有没有气球,还要看自己的气球有没有传到他手上,所以也别传它给别人,如果你发现,自己手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气球,如果你不想它炸在你手里,而且也不想传它给别人,那就松开手让它飞高点儿,飞到想够着它的人前面,他们自会取自曝
如果你手里真的有一个气球,那你也别太激动,先低下头好好把它看清楚,它是不是一个完整的真气球,如果它是一个完整而又真实的球体,那么你就四处看看,到底又没有小孩经过这里,若是你恰好看见远处有一个小姑娘低着头,不知在地上捡着什么东西,那么你就张开手,比量一下它的大小,如果量不出来那就把它举到光底下照一照,这时候你会发现这是一个透着光的玻璃体,似乎还在哪儿见过一般十分眼熟,然后你就把手放下来,重新盯着它瞧一瞧,就算它需要你好好去琢磨一番,你也不要盯着它看的时间太过长,否则那个小姑娘就会捡珠子捡到你这里,等着你看完,如果你一直保持这种动作而没有发现她站在这里,她就会伸手去拉你的衣角,然后很耐心的等着你回过来,如果你还是回不过神来,她就会跑到你的耳朵边大声的对你说,叔叔,你捡到的珠子是我的!你的那颗还没捡,就在那边草地里,如果你要不相信,我可以带路帮你找,因为我为了集珠子,已经在这里转了好几圈,一直转到你这里,这颗珠子就是我要找的最后一珠
这时候你好不容易回过神儿,拍拍自己的脸说,小孩儿你的珠子这么好看,我拿我的跟你换换行不行?
小孩当然不乐意你来要,她说叔叔我好不容易捡的珠子,就差这最后一个没有捡,你不帮我捡东西还要找我的捡,我都跟你说了你的珠子在那边,你觉得我的好是你珠子没穿全,要是你穿全了你的珠子再拿到光底下照照,如果你看到它还没怎么透出光,那你就多照会儿,一直照到它完全透光了为止就好啦
我不高兴的对她讲,小姑娘那照你这样说我的眼睛怎么办?眼睛坏了,那岂不是看不见东西了?
小姑娘不解的睁大了眼很是疑惑的看着我,我又没说是看太阳,也没说在太阳底下看,同是一件事情,怎么你的理解会是这个样子呢?
我决定考考她,那你的理解是什么?
小姑娘举起她的珠子来给我看,首先你要把想像成透明的晶体
我很困惑,可它明明就不透明
所以我说是用想像啊
那你教教我,该怎么想才是对的呢?
透明的啊,你看这些是不是透明的?
这都是你捡到的珠子?真的是透明的,而且里面有东西,为什么这么好看呢?
因为我会想啊
我也会想那我怎么找不到?
那是你根本就没想捡它们,而我有心了,觉得它们很好看,就找到它们了呗,所以就想搜集它们到我这里来,等再次碰到叔叔这样的大人的时候,好摆在你们眼前看一看啊,让你们也发现一下它告诉我们真实的道理
就这些小珠子能告诉我们真道理?我怀疑的拿起一颗向空里照照
对啊,你看,它们多透亮啊
透亮又能说明什么呢?也不过就是一颗珠子而已,有许多名贵的材质做成的珠子,有的比这大的许多,也没见过它们说过什么道理啊
只要是道理,那都是人们说出来的吧
那你给说说这些透明的小玻璃珠的道理是什么?
你看这么当空一照,它们多通透呀
就是这个道理?
对啊,而且它们最是干净纯粹,难道叔叔没发现它们眼熟吗?
这个倒是能看出来的,不就是小孩子玩的弹珠嘛,它能给我们上什么课?
都已经告诉你了它们就是我们的童年嘛,难道叔叔没有童年?
这叫什么话?是个人不都有吗?不然他哪儿来的?
那可不一定,万一只有年纪没有童意呢?
这次我却答不出来了
我一走神,只觉得手里一空,小姑娘拿走了我手里的珠子,已经回到的马路对面,冲我挥手喊:叔叔你快来,这边就有一颗属于你的真珠子,你自己来找找吧,我还要到其他地方去找剩下的
我说小姑娘你不是已经找齐了吗?怎么还要去找啊?难道不会累吗?
累了就听一听珠子说的故事就好啦,对于喜欢做的事情你会累吗?
我听了又无言,自己喜欢的到底是什么呢?
小姑娘看我不说话,又冲我说,叔叔你要是找不到,就先来捡着一颗就好了,这是一颗木头珠子呢,一靠近还会有香味,叔叔知道是什么珠子吗?
我想这不知是哪串佛珠上落下来的一颗散珠,原本想离开,心下好奇的不知怎么就往小姑娘那边走过去,小姑娘,你收集那么些珠子有什么用呢?这些玻璃球的又没有孔,也没法子串啊,我看那草地里那颗是有眼的木珠子,可以串串用的,你为何不用?
可以串的自有串的好处在里面,不能串的自然有不用串的缘由啦,叔叔你该找到的是这两种珠子,一个我帮你捡了不少了,另一样的你自己找好啦
我到底为何要捡珠子呐?我又不是小孩儿
所以才要我帮你找找看你究竟漏下了多少,她围着圈的打量着我来看,然后在我面前停下来,很严肃的对我说:叔叔我觉得你的病很严重,你已经被你的衣服包的太紧了,如果你自己不起心,别人再帮你也逃不出来
我心里想这小孩子挺会打哑谜,而且还挺深,夸人都转着弯儿的夸,于是我说,是吧,我的确不会轻易就向别人妥协
那就更难办了,叔叔你总把自己换成衣服穿在身上,别人想让你少穿点儿你也不当心,我都已经告诉你了,你已经太热了,我说除了你自己想出来,否则谁拉你也不行啊
我并没有觉得热,我就想拿那颗珠子好好看看
你是待习惯的才不觉的热的,给你看看,你觉得它有什么意思呢?
这不就是佛珠吗?谁的珠子散了?还有什么啊?木头的?有香味?
叔叔你好麻烦啊,一颗珠子能想这么多,我把这个玻璃珠和佛珠给你,你回去自己研究好不好?说完她就把珠子往我手里头一塞,转过身就跑远了,留我一个人在原地瞅着手里的珠子发愣——一个玻璃弹球和一颗佛珠有什么联系吗?
于是就有了后面的正字文

 
评论
© Gather·the·rill | Powered by LOFTER